宝德棋牌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散文

飞越峰的传说

飞越峰的传说

曾光智


飞越峰,听起来像山峰,其实是一匹白马,这个名字还是洪武皇帝朱元璋亲赐。

汉武帝元鼎六年,平定南夷后,夜郎王归附,在夜郎国地置牂牁郡,与夜郎国郡国并治。牂牁郡设十七县,漏江县居十二。

漏江县有一条河,发源于县境西部的密林深处,自西向东贯穿县境,途中七伏七出,伏时不知所踪,出时不知何来。因七处伏流,这条河被称为“漏江”,漏江县就是以这条河命名。

漏江上有一深潭,水清花绿亮,夏天凉悠悠的,冬天却冒热气。潭的东、西、北三面都是一刀切的岩子,只有南面稍缓,人可以慢慢下去。

据下去过的人说,潭底周围古树参天,古藤垂吊,奇花异草,纯粹一处幽谧之所。

元末明初的时候,深潭不远处一个叫软口河的寨子,寨子里住的都是彝族(当时称夷人或鹿卢、倮倮)。彝族无姓,采用的是父子连名,官府为了方便户籍管理,要求改汉姓,当时这一带的人都称幹人,就都改姓幹。

幹家有一个叫液啷的小伙,父母都不在了,又没有兄弟姐妹,一个人住在寨子边上,养一匹白色马。他特别喜欢那匹马,那匹马也特别喜欢他,几乎是形影不离,吃睡都在一起。

液啷经常放马到深潭边上,久晴或者久雨之后天气变化时,深潭里有吹吹打打的声音,他几次想下去探个究竟,一个人又害怕。

后来听老人们摆白,才知道这个深潭叫养龙坑,里面有龙。

一天,液啷像往常一样放马,可是马出厩以后就迈开四蹄直奔养龙坑方向去,转眼不见踪影。液啷追过去,快到养龙坑的时候,坑里涌起一股雾气,顷刻间,周围被浓雾笼罩,只听见雾里有龙吟马嘶之声。

约摸半个时辰,那雾才慢慢散去。雾散尽以后,液啷看见马站在养龙坑边的一块平地上,他跑过去,想和马亲热,马却一反常态,不为所动,头朝养龙坑,目露柔情。液啷从头到尾的看,除了马的尾根下面有晶莹的液体流出外,并无异样。过了一会,马才转过头来和液啷亲热。

液啷看见马好好的,没有多想,和马亲热一番之后,马吃草他割草。

以后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异常,早晚凉快的时候液啷就牵马出去吃草,中午和晚上,人与马都在马厩里。

大概三个来月,马的肚子在变大,但是吃草和精神状态都正常。液啷感觉很奇怪,就把马牵到附近的寨子找马医,马医一看,说马怀孕了。液啷说不可能,他说这马从来没有和牡马交过。

马医说:“你敢说这马从来没有和牡马交过?”

液啷说:“咋个不敢,这马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我的眼睛。”

那就怪了,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怀孕,不会是你没有老婆,干出的人畜之事吧?”

你咋个这样想,我再无聊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换倒你你会做这种事不?”

那你再想一哈,看有没有其他情况。”

液啷想起那天白牝马跑到养龙坑的情景,就把看见和听见的说了一遍。

马医有点文化,也知道养龙坑里面有龙,可能是龙与马相互爱慕,那天是白马情动之期,相约幽会。畜类和人类不同,人类只要心理上产生情感认同,生理上的爱随时都可以实现;而畜类必须是牝性生理上的反应期,才会接受牡性的爱,这一点,龙是灵物,自然能够感知马的情动期

想到这里,马医说:“这马怀的是龙种,看来你以后要发达了!”

龙种,哪样龙种?”

就是这马是和养龙坑里面的龙交过之后怀孕的,那天你不是发现马的尾根下面有晶莹的液体流出吗?龙出带雾,龙归雾散,你看见马站在养龙坑边的时候已经交过了。”

液啷半信半疑,牵起牝马回去了。

马医的嘴巴快,逢人就绘声绘色的说,不久附近的人都知道养龙坑的龙在液啷家的马身上留下了龙种。

十一个月以后,白马产下一匹小马儿。小马儿见风长,一天一个样,不到一个月,长成首高九尺、身长丈余的高头大马,通体雪白,不带一丝杂色。更让人惊奇的是,跑起来蹄不沾尘,跨沟越坎如履平地,简直就像飞一样。

因为是龙和马的后代,液啷先叫它小龙马,后来小字不要了,直接叫龙马。

软口河的液啷家有一匹会飞的龙马”不胫而走,不久就传到普安彝族土司的耳朵里。

经过1000多年的世事变迁、改朝换代,这里早已不叫漏江县了,元朝后期属普安路管辖。漏江之名,也被响水河、南充河、马军河、大桥河、泥浆河或者马别河、麻沙河等等名称取代,只有一些有点历史知识的人偶尔提起。

普安彝族土司专程来这里考察龙马。来的时候还有些将信将疑,真正看见以后,不仅疑虑全消,反倒认为那些传言不及真实的万一。

当时正是改朝换代的时候,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起明王朝,普安彝族土司正苦于找不到向明王朝示好的礼物,见到龙马心里就不停的“天赐我也”。

普安彝族土司是这一带彝民的领袖,他看上的东西,彝民应该是不能不给的。不过这个土司还算开明,他认为龙马的出现首先是上天对液啷的恩赐,然后才是对他的恩赐,不能恃强而取,提出用50匹云南战马交换龙马。当时的一匹云南战马价值200余两白银,一匹就已经致富,50匹就是不小的财主了。在场的寨老纷纷劝液啷答应交换,说这样的好事到哪点去找。液啷说:“就是金山银山我也不换。我和龙马相依为命,龙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土司说:“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龙马不是一般的马,留在这里只能被埋没,如果放到大的地方去,可能成为载入史册的宝马。”

液啷不管土司和寨老们咋个说都不换。土司想出一个办法:“要不由龙马来决定怎样?如果它同意就换,不同意我就走,它永远是你的。”

液啷想了想:“可以。”站起来走近龙马,在龙马头上轻轻拍了几下,“龙马,如果你想离开这里到大地方去,你就点头,不想去就刨蹄子。”

液啷说完,龙马先点头后又刨蹄子,意思是想去又舍不得他。土司走过去:“龙马,如果你放心不下你的主人,我可以加到100匹云南战马,让他成为这里最大的财主,保证衣食无忧。”

土司说完以后,龙马没有点头也没有刨蹄子,过了好一会,龙马才微微点头,但眼里泪水盈盈。

土司看见龙马点头,高兴得跳起来,马上安排人从放马坪牵来100匹云南战马。

土司换得龙马以后,回土司府把事情安排完就起程去明王朝国都金陵。

这时北方和东南都已安定,只有西南的云贵还有元朝残余势力,朱元璋已派付友德率军出征云贵。

朱元璋在宫廷跑马场接见普安彝族土司并召集文武大臣一起观看龙马。文武大臣们看见龙马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昂首而立,威武雄壮,一看就是难得的宝马,皆“啧啧”称奇。

普安彝族土司上前一步:“启奏陛下,西汉牂牁郡下辖十七县之一的漏江县,该县故地有一养龙坑,里面藏龙。忽一日,软口河彝人家的白马跑到养龙坑,龙出与之交,之后产下这匹龙马。臣想,只有真龙天子才配骑龙马,龙马也只能在真龙天子座下才能光芒四射,名载史册,所以就用100匹云南战马换来献给陛下。”

朱元璋听后,觉得龙马神奇,普安彝族土司有心。走上前去,从驯马师手里接过缰绳,侍从移来步梯。

龙马还没有被人骑过,但它好像天生就是朱元璋的坐骑,没有像其它马那样,第一次被人骑的时候又跑又跳。等朱元璋坐稳,龙马放开四蹄,在跑马场上奔跑,只见蹄不沾尘,飘然若飞。

朱元璋在马背上,一方面感觉像腾云驾雾,追风逐电,一方面又感觉平平稳稳。跑了几圈,朱元璋大喜,下马即赐名飞越峰,命宋濂等文官作赞,命画师画像珍藏。

随后,朱元璋对普安土司进行封赏:封普安安抚司安抚使、世袭普安彝族土司,赐汉姓龙。

宋濂作《天马赞》:“振鬓鸣,万马惊,闪流电,逐飞星,九霄仿佛从龙行,但闻潇潇风雨声。”

杨慎先作一首《无题》:“龙马先朝出养龙,御前赐名飞越峰。人间神骏宁无种,天上孙阳不易逢。”觉得不过瘾,又作《养龙坑飞越峰天马歌》:

高皇御天开大明,龙马出自养龙坑。

房星夜下鹿卢寨,天驷晓来骠骑营。

殿前重瞳回顾盼,奚官仗外争相迎。

鸡鸣牛首试控纵,凤师麟仪无逸惊。

归风绝尘羡迅疾,逮日先影羞翾轻。

四蹄翩然不蹍地,六飞如在空中行。

是时雄酋有奢香,左骖牡骊右牝黄。

贡上金陵一万匹,内厩惟称此马良。

宸游清燕幸鸾坡,学士承旨赞且歌。

饮以兰池之瑶水,秣以芝田之玉禾。

飞越峰名自天赐,骏骨虽朽名不磨。

至今百七十岁时,山头犹有养龙池。

方经地志或遗漏,箐苗洞獠那能知。

吾闻天下有道,飞黄伏皂。

又闻王良策马,车骑满野。

前时吉囊寇大同,烽火直达甘泉宫。

近水莫瀛乱交趾,羽书牙璋遍南中。

安得将星再降傅友德,房宿重孕飞越峰。

一月三捷献俘馘,千旄万旟歌熙雍。

呜呼!将相宁有种,龙驵岂无媒。

经途访迹一兴慨,郭隗孙阳安在哉?长歌终曲长风来。”

是时雄酋有奢香,左骖牡骊右牝黄。”当时贵州宣慰使、水西彝族默部首领陇赞·霭翠病逝,因儿子尚幼,其妻奢香摄理贵州宣慰使职,成为水西彝族默部首领。奢香以贤能闻名水西各部,受到族人爱戴,被尊称为“苴慕”(君长)。奢香归附后,对促进各民族的交往,推动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稳定西南的政治局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朱元璋说:“奢香归附,胜得十万雄兵。”杨慎说奢香归附,意义已经十分重大,今普安土司又献“鹿卢寨”良马,其意义不亚于奢香归附。

回头说液啷用龙马换得100匹云南战马,卖掉50匹,已成为富甲一方的财主,附近的土地全部被他买下来。剩下的50匹战马,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安置下来,请人早晚进行训练,那个训练战马的地方,后来就叫战马田。

6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
花样棋牌下载棋牌游戏哪家好鼎盛棋牌388棋牌优乐跑胡子苹果优乐棋牌官方版登录王者棋牌下载